MENU

抑郁症与双相情感障碍的反复

February 6, 2022 • 随笔

(本文可能存在负能量与致郁内容)

2020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公司的压力倍增,过度焦虑,导致我出现了抑郁症的状况,每天都生活在黑暗里。

2021年一整年,我辞去工作进行持续治疗。在药物的控制下,我的情绪终于有了一些稳定。然而每当我情绪稳定了一段时间,我的父母总是能在很合适的时间将我的病情再次加重。也因为如此,治疗过程中我出现了躁狂的症状,被医生认为是双相情感障碍,服用治疗躁狂和难治性抑郁症的药物。

之前我一直没搞明白,为什么我病情稍微有点好转,我父母就要忍不住联系我并用各种言语把我逼出发病,进而再次恶化,直到昨晚我才知道原因。

昨晚我父母在和我沟通的过程中,不断的刺激我,一直到我情绪崩溃也没有丝毫的收手的迹象,最后他们竟然用“你不要难受了”“你不要想不开”“你不要激动”一类的话来安抚我,我爸甚至说他年轻的时候也年轻气盛容易激动来举例子,来让我不要激动。(这话就如同对一个发烧的病人说“你不要发烧了”一样)

我听到这些话之后,绝望感直接将我淹没。整整一年多,他们对“抑郁症”和“双相情感障碍”的认知,还停留在“只是想不开而已”“只是情绪管理不好而已”“只是不开心而已”这样完全错误的层次。完全完全意识不到,我的一切表现,完全不是我能控制的,而是因为病情导致的必然表现。

我周围的朋友,得知我有抑郁症后,都会想方设法去查询了解抑郁症到底是什么,来避免触发抑郁症患者的雷区。而我的父母,一年多都未曾真正的想去了解过。甚至连好好找相关专家沟通这些方式都没有做过尝试。当告知他最好去找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沟通下这个问题,了解下抑郁症到底是什么,他们竟然说“精神病是不好的,不好意思去找医生”为由进行拒绝,更没有购买相关的书籍自行研究。在没有知识储备的情况下想当然的认为只是心情不好。

我的表姐是一个心理咨询师,我父母有如此优越的条件去咨询,竟然在我抑郁长达一年后,我父母都未曾告知她。让我父母去和我表姐沟通,他们竟然说“不好意思麻烦她”为由拒绝。我敬爱的母上,直到昨晚还认为我抑郁是因为想家了,需要和他们沟通或者照顾,才能变好。丝毫没有意识到,每次和我沟通的结果都是把我弄崩溃。

明明他们知道这些,却一直在逃避。每次我父母来北京,都是在吵架中结束的。在我第二天还要上班的情况下,两人在我家吵架到半夜两三点,一直吵到隔壁邻居敲门投诉都不愿意停下来。

我不止一次和他们说过,我之所以来北京,是不想继续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生活下去,我想远离这样的环境。然而他们却一点也不自知。

从小,自从有记忆开始起,我父母就几乎天天吵架,甚至我的小学作文都在写我父母吵架的事情,我的老师甚至因此约谈了我的父母。

不仅如此,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起,我的父母就几乎没有认可过我、夸赞过我。只会说“别人家的孩子”有多么优秀。

我一直在努力追赶班级前三名,然而一有不如他们的意就会遭来训斥甚至毒打。即使在学校我受到了委屈,甚至是内心扭曲变态的老师对我的欺辱,他们都不敢站出来为我说话,只知道沉默。我们当地教育是非常的内卷和变态的,甚至是一种洗脑式教育,不断地灌输“没考好就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家庭,甚至整个人生就完了”等等,还让人宣誓。不仅如此,我接触的教师,有半成以上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不正常的。

一年级的时候,我们的数学老师,就曾在上课的时候掏出来一个手术剪威吓我们,称不好好学习就用手术剪剪断我们的手指头,并顺手很轻松的把一支铅笔剪断,来证明剪刀有多么的锋利。甚至还说,有一个孩子学习不好,家长就把孩子指头剪断了等等。

二年级的英语老师,经常拿着一根很细的长达一米多竹竿,作为教鞭上课。一旦有学生双手没有上下叠放,就直接用竹竿的尖尖使劲敲我们的手指关节。特别是冬天的时候,被敲了一下可能一整天都是肿的。这样的教鞭,一个学期得换好几个。

印象中,这种打人很疼的教鞭,就一直被放在教室的讲台,不断的被不同的老师用来作为体罚的工具。

这种压力下,我意外的考入了我们当地的最好的初中,而且是学校内的“优等生班级”。同班的同学中,有好几个竟然是在小学时被父母视为榜样的孩子,时时刻刻都在将我与他们作对比,来衬托我的无能。

初中的一个语文老师,同时也是一个副校长,不仅在上课的时候,自夸自己是学校的元老,不断吹嘘自己的文采,还乐于朗读自己纯粹只有华丽辞藻堆砌的空洞文字,并大肆赞美自己的作品。如果就是这样就算了,还隔三差五在上课的时候夸赞自己的儿子有多么优秀,整个地区的第一名,并把自己的孩子照片作为电脑壁纸,每次连接教室背投都要刻意展现出来。她的乐趣也很特殊,喜欢刻意提问刁钻的问题,让自己看不顺眼的同学一个个站起来回答,回答不对就让站一整节课,并持续进行言语的羞辱,有的时候甚至站着的同学多达十多个。

有一次,她在家长会后意外看到了我的母亲,在我母亲的面前,指着我对我数落,进行各种言语羞辱。我母亲在一旁,如同她被训斥一般,丝毫不敢为我辩解。

初中的物理老师,不仅喜欢夸耀自己的物理成就,还经常用体罚来恐吓学生。甚至上课恐吓学生称:隔壁有个同学什么什么没好好学,一巴掌把学生从讲台扇到门外。放话说,即使家长来了,他连家长都敢打。

初三的化学老师也和之前提到的一个语文老师一样,不仅喜欢羞辱学生,还隔三差五在上课的时候夸耀自己的孩子多么优秀,能考到当地前十名。

初中的政治课老师,如果只是喜欢随机抽人回答问题就算了,回答不出来的学生,会要求一直站到下课,并在下课的时候一起叫到办公室进行训话。可是,训话的时候为什么要扯裤带?还有意无意的掀开学生上衣的下摆,碰触到腹部等,很多举动现在回想起来像是猥亵,极度怀疑是心理变态。

我初中的班主任,持续三年都是由同一个数学老师担任,本来我觉得可能是为数不多正常点的老师,然而有一次的事情,直接刷新了我的认知。

有一天下课的时候,那个所谓的,我小学期间就被认为“别人家的孩子”硬是和我开玩笑,扯我的连衣帽。在我快失衡跌倒的时候,我本能地抓住了我自己的课桌和我后面一个同学的课桌。即使如此,我和这两个课桌还是被他拽倒了。我后面的同学就跑去办公室告状,本以为最后会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受罚,但在我讲清楚原委后,班主任拿起手中的数学书卷成一个筒子,用很大的力气给我扇了一个耳光,我直接就蒙了。扇完后,甚至还让我向别人道歉……

更不要说那个初中的一个英语老师,不仅喜欢体罚学生,每天都浓妆戴首饰打扮成特别妖艳的样子,衣服从来都不重样,据称周六日被学生目击到和不同的男人亲密的逛街等,这种师德我也真不敢恭维。

这些的这些,在我好不容易进入当地最好的高中后,状况依然没有改善。不断增加的学习压力,不断的体罚和不公正待遇等等。甚至进行所谓的课改:让教师不再上课,由学生预习并轮流由学生代为上课等奇葩的操作,让整个学习环境无比混乱。长期长期的这种状况,也让我越来越力不从心和厌学。

甚至有一个老师,在开学第一天,可能因为自己心情不好,也不做自我介绍,进教室也不说一句话,就在黑板上一直板书,以一种非常敷衍的方式将自己的教学内容一直往黑板上写。直到学生议论纷纷,她扭头就将讲台上全部的粉笔盒、教案、书籍往学生脸上砸,整个教室纸张洒满一地。其中有一个学生问怎么回事突然发火,这名老师,竟然拿起其他同学桌上的所有书和文具,不断往这名学生脸上砸,砸完后扭头就跑出教室,去教务处告状。一直把领导喊来,将这个学生喊出去训话,说这个学生骂她。我也很佩服这个同学的勇气,可能是气不过,直接跑回教室,向我们全班问了一句:“你们说,我有骂她吗?”,我们全班异口同声的回答:“没有”,最后这事才逐渐消停。我完全不认为这个老师具有基本的师德。

在这期间,我由于受不了如此扭曲、高压的学习环境,以及父母长期的吵架与对我的不认同,我甚至一度想要跳楼自杀,有一次我身体在窗外依然被我妈拉了回来。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抑郁症已经在我心中埋下了种子。

也就这样,我度过了我的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我就一直想要证明自己,不是无能的,我做了很多很多的努力,最后成功来了北京就业。

我把我的工作看的非常的重要,对于每一样事情都非常认真,抱有很强的责任心,也因此一直紧绷一根弦。我从业的是互联网行业,也是国内大厂,每天持续加班、业绩压力等,甚至经常昼夜颠倒,长时间无法休息,每天半夜都被喊醒处理重大应急事件,这一切的一切让我喘不过气来。我还在不断规划我自己未来的五年、十年,急迫的希望证明我自己,希望被别人承认,希望被父母承认。

这种状态持续了五年,最终,弦断了。

这一年多,我过的很艰难,我的毅力,我的精神,也在持续的抑郁中,逐渐消耗殆尽。即使在药物的治疗下,我的情绪趋于稳定,但是隔三差五我的父母总要让我的症状再次加重,多到已经不清楚多少次了。我的母亲甚至说“和孩子说话她感觉很开心,认为我也很开心,所以想不断的和我沟通”,在完全不理解抑郁症是什么的前提下,以自己理解来和我接触,只会不断地让事情更糟。这种事情他们不是不知道,只是一直在骗自己,不愿意相信,总觉得一切都会如他们所愿,完全听不进去他们所不愿意接受的。

也正因为他们长期以来的“自以为就是这样”,才会造成现在的成果。

前段时间我的同事打电话给我慰问,并且表示了对于我以后就业的担心。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现在的我,没有目标,没有动力,没有能刺激我向前努力的冲动,甚至无法正常在现实生活中和别人社交、害怕出门、害怕工作、害怕一切让自己焦虑的事情,丧失了一切对美好生活的正反馈。就像一个人可能有出门玩的欲望,有找朋友玩的欲望,有工作赚钱的欲望,有对美好未来的畅想,而这些在我身上,已经不存在了。我感受不到我真实的在活着,每天昏昏沉沉,没有任何力气。过去会对某些小事物产生惊喜、产生期待,现在也丝毫不存在了,无法正常产生,无法像普通人一样有自然地心情变化。

或许我已经习惯了这个状态,甚至是已经腻了……

Leave a Comment

17 Comments
  1. 好久不见,最近感觉怎么样了?

    1. @天空Blond谢谢你,最近已经好多了,没有显明的情绪波动。
      最近医生抽血检查了下,长期吃药好像肝功能出问题了,还在配合吃保肝的药,应该问题不大。

  2. 摸摸,人与人的悲伤并不共通,有些人就是无法理解人为什么会抑郁,开心点不就好了?虽然我没有体会过那种绝望的抑郁,但是我也有一段时间觉得非常低落,后来感谢郭德纲的评书让我及时调整了过来。最近看疫情相关的新闻也经常让我回到那种低落的状态(加上毕设的压力)。有时候觉得也很难挣扎出来,但是又知道必须要挣扎出来,所以我就尝试过各种各样的方法,什么听相声啊,看电影啊,刷视频啊,玩游戏什么的,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特别有效的(每次都对着b站、steam发呆不知道干什么)。但是这之间我发觉了一个规律,就是需要一个契机来提起我的好奇心(可能也加上我是个好奇的人),然后借此来沉浸到某个事情中(比如告诉自己闲着也是闲着,要不今天就看一看某个库,学会怎么用就罢手,或者开出某个卡组就罢手)。虽然痛苦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我想除了按时吃药寻求专业医师的帮助外,自己还是尽可能过的开心比较好。祝好w

    1. @天空Blond谢谢你看完了我这么一大长篇的倾诉,我会继续努力~也希望你能开心~

  3. sans.星辰 sans.星辰

    博主加油

    1. @sans.星辰谢谢~

  4. Liuinuu Liuinuu

    抱抱你。

  5. 我觉得你的父母应该还是很爱你的,当然这种爱不可避免地掺杂着一些传统的功利性的因素,表达的方式也总是自以为是的。我建议你能不能把你这篇博文或者你的博客给他们看呢,算是增加他们了解你的途径。无论如何,期待你早点战胜抑郁,要有信心,之前给你留言也说过我有个学生战胜了双相情感障碍,现在过得很好。加油,评论区有这么多人支持你,会好起来的!

    1. @Drunker谢谢你的鼓励|´・ω・)ノ

  6. 不知名的人 不知名的人

    摸摸,想了很久,觉得可以分享一下我的经历:我也经常遇到家人的不理解,他们总想通过“自己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但事实上他们都没有站在合适的角度看到真正的问题……我能理解他们是爱我的,希望我好,但爱确实需要方法的。我小学4年纪的时候,和同楼层的成为了同学(他后搬来的)我不喜欢他,但父母总说要很他多学学……之后上下学他看到我的零花钱比较多,就“要求”我去请他吃小吃,我心里其实很不愿意,但不会拒绝……之后越来越变本加厉,简直到了我的东西就是他的程度。我一直不会说话,父母就觉得“多和人说”就会好……但事实我跟他们讲“我不想请他”“我不喜欢跟他一起上下学”“我和他都不是朋友”……他们都觉得是小孩子脾气。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就偷了父母的钱,然后谎称是“为了请他”,父母才重视这件事。最后是挨了打,但是才把话说出来。想抱抱你,你真的很棒,很棒的,起码我心目中的你是很棒的。给你祝福,摸摸

    1. @不知名的人谢谢你,我现在也在努力让她们对这方面了解的更多,谢谢你对我的鼓励୧(๑•̀⌄•́๑)૭

  7. 感觉自己还是挺幸福的,不知道说啥安慰的话好,博主加油@(玫瑰)

    1. @叶小明的博客谢谢~#(期待)

  8. migi migi

    我不太了解你 只是通过你的文字能够感受到你的痛苦 我觉得你必须把心里的情绪发泄出来 游戏、运动、吃美食等等 我觉得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想 先好好活下去 至少我在看你的博客 有人是真正关心你的 这就是你生活的动力!!! 看得出来你经历了很多黑暗的事情 但生活中总有美好的事情发生 人都是被抛到这个世界上的 谁能决定自己出生 家庭 学习环境 但你必须做出选择 不能认输 不能低头 不能放弃 为什么? 就算对现实世界失望 那不还是有二次元嘛 根据我的推测 你应该不擅长运动 我真的墙裂安利你去运动 每天做一点点运动 不用太累 我初中和高中经历和你一样黑暗又荒唐 老师侮辱我吼我 我都直接怼回去 我认同你就够了!!! 我不了解具体情况 也许你的父母爱你或许他们爱你的方式错了 我也不知道 可能我上面说的话太偏激了 但我本意是希望你幸福 快乐 健康的活着 你没有错 对了 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宠物 说不定它能给你希望和动力
    错的是这个世界

    1. @migi谢谢你能看完我这么长的日志,也很感谢你能为我写这么多内容。我会努力调整自己,谢谢~

    2. migi migi

      @白熊阿丸其实我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也能体会到你的那种感受 我父亲希望我考上复旦同济这样的名校 也许是为了我的未来少吃苦 也许是为了虚荣(能在同事面前吹牛) 但是我没考好 上了一个普通一本 为此也自卑难受了很久 有一天我就醒悟了 我是为自己而活的 我并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 仿佛儿子有出息就是老子有出息这种思想从古至今都一直存在 这算是中国家庭的通病了吧 无论怎么样对于那种应试考试我尽力了不后悔 对于你一直生活在那种打压的家庭环境和学习环境里面我感到非常的抱歉 你比我年龄大不少 我可能给不了你什么有用的建议 我有时候也会想活着好累 死了就解脱了 失恋了会想去割腕 但我还是本能的怕死 怕疼 或许这就是我存活到现在的原因吧 我处在一个小屁孩的角度 我希望你活下去 会有人真正爱你 之前在知乎看到一个关于吴谢宇的回答 回答里面说施恩是一种手段 控制别人实现自己的目标 而爱是让人实现自我目标 父母必须明白自己对子女无恩 才能爱子女 很遗憾大多数中国家庭的父母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但没有关系 如果能有下一代的话 他就很幸运的生活在了一个温馨 思想开放的家庭里面(无意冒犯同性恋) 看了你的日志 我挺心痛的 如果能逃离那种环境尽量逃离吧 我也和父亲争吵过 甚至打过架 他们老一辈的观念很难改甚至改变不了 说到这里很感谢我的母亲 她学历不高但是通情达理让我不至于一点光都看不见 我失恋了找她哭 她就喊我不要哭
      哈哈哈哈 这时候我也是挺能体会你的感受的 可能她不会安慰人吧 衷心希望你能走出来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