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b Analytics
MENU

中文圣经常见的译本

July 19, 2022 • Read: 179 • 神学

本文仅用于科普介绍,不提供任何版本的实体书,请参考《中文圣经的获取方式》的步骤来合法获取。

古早版本与非常见版本

18-19世纪出版的版本

本文不介绍特别古早的版本(18-19世纪出版),因为不符合现在汉语习惯,例如:《古新圣经》、《新旧遗诏全书(马士曼文理译本)》、《神天圣书(马礼逊和米怜译本)》、《新遗诏书(麦都思、郭士立、裨治文、马儒翰译本)》、《委办译本》、《裨治文和克陛存译本》、《高德译本》、《施约瑟浅文理译本》、东正教会固里卡尔波夫新约《新遗诏圣经》与诗篇《圣咏经》、《南京官话圣经(麦都思和施敦力改自委办译本)》、《北京官话新旧约全书(京委本)》、《杨格非浅文理新约译本》等。

20世纪出版的版本

另外,20世纪起,也有非常多的中文译本出现,由于并未大范围普及,所以也不展开讲述,例如:东正教《新约圣经(主教英诺肯提乙译本)》与《官话圣咏经(主教英诺肯提乙译本)》、天主教《新经全集(萧静山译本)》《新经全集(吴经熊译本)》《新经全书(李山甫、申自天、狄守仁、萧舜华四人译本)》《救世福音(马相伯译本)》、新教的《巴克礼译本(台湾闽南语译本)》《重译新约全书(朱宝惠译本)》《新约全书(王宣忱译本)》《国语新旧库译本新约全书(陆亨理译本)》《新译新约全集(萧铁笛译本)》等。

21世纪部分非常见版本

21世纪起也存在一些范围并不广的版本例如:《新生活版英文翻译本 (NLT版翻译中文) 》、《和合本根据拜占庭多数文本更新版(东正教根据和合本上帝版修订)》、《中文标准译本(台湾浸宣出版社修订和合本)》等。

《新世界译本》和《恢复本》均存在很大的争议,有很多负面因素,故不介绍,请自行查询。

常见译本或具有代表性的译本

下面列出的并非是所有译本的圣经,只是常见译本的。个别译本可能很难获取到实体书本,但是依然在这里介绍下。

中文圣经中,按照宗教划分一般是基督教新教中以和合本为主,天主教以思高本为主。由于中国东正教会并未广泛存在,除东正教翻译的文言文译本外,未能查询到东正教有独立翻译且正式出版广泛使用的现代中文译本,所以也无法详细介绍。伊斯兰教一般不读《天经(伊斯兰教版中文圣经)》,认为被篡改过。

感谢东正教「佐藤九日堂」弟兄的指正与补充:东正教华人基督徒为方便举行礼仪和学习教理,常使用天主教思高本或新教和合本圣经,但这两个版本在书目上都与东正教圣经存在差异。具体差异可以参考正信之路《东正教圣经目录,及与天主教、新教圣经的对照》一文,东正教所使用的圣经可以参考正传正教网站电子版

基督新教新教一般有以下译本

和合本

和合本
英文:Union Version Chinese Bible,1919年出版,是华语基督教界最广泛接受的圣经版本之一,被许多教派和教会采用。由于保留了一定的文言文特色,在朗读时有很好的文学魅力。由于是在较早时期完成的翻译,和合本在语言上相对古老,可能不如一些现代翻译版本在表达上更贴近当代人的语言习惯,导致部分用词会导致很难理解。

和合本分为《深文理和合译本》、《浅文理和合译本》和《官话和合译本》,目前的和合本默认是指《官话和合译本》。

新标点和合本

《新标点和合本》(CUNP 或 CUVNP)是一本于1988年出版的中文圣经,由联合圣经公会组织圣经学者、翻译顾问和编辑人员共同修订,以《和合本》为基础进行改进。与1919年版《和合本》相比,这个修订版主要特点在于引入了现代通用的标点符号,保持了原有的用语和文体,基本上没有改变。

此版本的特点包括使用现代通用的标点符号,尤其在诗体裁的经文中采用了相应的排法。同时,新旧约之间的用词尽量统一,采用了现代通用字,对人名、地名的使用也更贴近当今通用。此外,为了更好地呼应当代用语,代名词的第三人称在性别、动物和事物方面进行了区分。

和合本修订本

和合本修订本
英文:Revised Chinese Union Version,RCUV,2010年出版,是一本对和合本进行修订的中文圣经译本。由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马来西亚和新加坡等地的三十多位华人圣经学者耗时27年完成修订工作。在修订过程中,遵循了“不为修订而修订”和“尽量少改”的原则,致力于保持和合本的风格,忠实于原文,同时尽量保留信徒熟知的金句。这一修订版的目标是在不失去原有经文准确性的基础上,使圣经更贴近现代读者,以更好地传达圣经的信息。

吕振中译本

吕振中译本
由吕振中牧师以独自一人的力量完成的。1946年,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出版了《吕译新约初稿》,而后于1952年,香港圣书公会出版了《新约新译修稿》。最终于1970年,全书正式出版。吕振中在翻译过程中采用直译的方式,力求准确传达原文每个字的含义,同时保持原文的结构。他的参考文本包括《新约希腊文圣经翻译》、Nestle编纂的《第十七版希腊文圣经》以及一系列古卷和其他译本。这种直译主导的特点使得这个译本在忠实还原原文意义方面具有独特价值。

吕振中译本保留了原文的结构,避免了过度增减或改变,以确保语气的连贯和轻重得体。他坚持不避免使用非中国式语法,力求表达新约原文的真实意义,尽管这可能偏离了中文语法结构。吕振中在序言中解释了他的翻译原则,强调了在保持原文忠实性的同时,也要使翻译更加通顺。
尽管《吕振中译本》出版发行量较少,但其直译的翻译方式在忠实性方面得到了认可,使其成为备受推崇的一部圣经译本。然而,由于其珍贵性,如今原版较为稀缺。

中文钦定本

中文钦定本
也称为钦定和合本,是中国传教士与英国圣经会合作完成的版本,旨在使中文圣经符合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的版本。中文钦定本圣经的翻译基础是英文钦定本圣经,该版本在全球通行已有四百多年,被认为是最具权威性的英文圣经翻译之一。不同于一些现代圣经版本所采用的希腊文本,中文钦定本的依据是1516年出版的最具权威性的公认文本(Textus Receptus)。这与维斯考特-霍尔特希腊文本不同,后者是许多现代圣经版本所依据的文本。

翻译工作始于2011年,历时四年,由多位资深的翻译同工和牧者合作完成。第一版于2015年发行,之后于2018年完成了第二版的修订与发行。翻译过程中,特别关注和合本圣经与英文钦定本圣经之间的显著差异。

当代译本

当代译本
当代译本(Chinese Contemporary Bible)是由国际圣经协会(Biblica Inc.)于1979年翻译的中文圣经版本,源自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原文。该译本在经历多次修订(2005年、2007年、2012年、2015年)后,于2015年推出了修订版新约的繁体中文版本,全书繁体版则在2016年问世。
这一版本的特点在于采用了意义对等、行文流畅、贴近华人的翻译原则,使其适合初信者和新读者。注重语意的清晰表达,力求翻译准确,运用现代用语,同时进行了古词的新译。在制作过程中,特别注意避免了用字和遣词上的误差,以及语意模糊不清的情况,为读者提供更为准确和易理解的圣经文本。

新译本

新译本
英文缩写CNV,是由数十位华人圣经学者自行翻译的中文版本,以对《圣经》进行精准重译为目标。完成于1976年的《新约》和1992年的《旧约》后,该版本于2001年推出跨世纪版,并在2011年升级为《环球新译本》。

翻译团队包括鲍会园等学者,以Biblia Hebraica Stuttgartensia和Novum Testamentum Graece为依据,同时参考了其他经文传统和异文。翻译原则强调忠于原文,以现代规范汉语表达。在表达上,力求保持原文的词序和体裁,注重历史和文化背景,避免难读字、方言和成语。翻译程序分为原文翻译、审阅、征集意见、取舍、深入探讨和最终审核等阶段。

尽管受到争议,但整体而言,《环球新译本》在与《和合本》的比较中得到一些肯定,认为在某些方面取得了进步,但尚有改进空间,目前未能替代《和合本》在教会的权威地位。

现代中文译本

现代中文译本
英语:Today's Chinese Version,缩写为TCV,由联合圣经公会于1979年推出的一部现代汉语《圣经》译本。该译本在1997年经过修订,旨在为初次接触《圣经》的读者提供清晰易懂的文本。翻译工作始于1971年,由许牧世教授等人共同完成。

与传统的“形式对应”不同,《现代中文译本》采用“功能对等”的翻译原则,注重意义和效果相符。特色包括译文忠实传达原文,考虑听读需求,更新过时的译名和语汇,使用国际通用的公制度量衡,并减少音译词汇的使用。

该译本较《和合本》更符合现代汉语使用习惯,纠正了一些错误翻译。虽然在教会中未能替代《和合本》的地位,但许多教友将其作为参考,帮助理解经文。在争议方面,部分人曾对《罗马人书》第8章第3节的译文提出质疑,后来修订版加入注解以澄清原文意思。

天主教一般有以下译本

思高本

思高本
《思高圣经》是华语天主教最广泛使用的《圣经》中文译本,由方济会成立的思高圣经学会翻译和注释。译文起源于1924年上海天主教会议,由雷神父领导的学会历时九年,翻译了旧约八册,新约三册,最终于1968年完成合订本。翻译参考了希伯来文、希腊文、玛索辣经卷、七十贤士译本等多个文献,力求保持原文风格和意义的准确传达。

在翻译原则上,思高圣经坚持依据原文,若原文残缺则参考最古老的译本。修订时力求保持中文的典雅,同时遵循信、达、雅三方面的原则。雷神父提出六项修订原则,强调译文应为平易、文雅、人人能懂的国语,并在不同文体中采取相应的译法。

思高圣经合订本于1968年问世,历时八年完成。其修订工作包括修改译文和删减批注,可谓对整部圣经进行了一次全面的重新翻译。为庆祝千禧年,学会于2000年推出了千禧珍藏版,封面封底由圣地运来的橄榄木制成。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为该版本读者祝福,胡振中枢机提字。

目前,《思高圣经》在中国天主教基督徒中广受欢迎,发行量达210万册。该译本在中国大陆由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发行,成为华语天主教信仰的重要文献之一。

牧灵圣经

牧灵圣经
《牧灵圣经》是一中文圣经译本,包括简体和繁体两版本,由基督徒社区圣经翻译完成,始于1991年,1998年完成并发行。翻译工作主要在菲律宾和台北完成,教会出版许可于1998年由汤汉主教颁发,繁体版于2000年在中国出版,简体版在中国大陆发行,由保禄国际出版公司和乐仁出版社支持。教宗方济各对此版本表示赞赏,认为是一条合适的道路。至今,《牧灵圣经》中文版在中国发行了三十五万册。

《牧灵圣经》的西语版始于1971年,由法国神父于贺等人翻译,为全球天主教圣经发行史上发行量最大的版本之一。中文版的翻译工作由于贺神父领导,于1992-1997年在菲律宾和台北进行,成为通俗易懂的翻译,强调将天主的圣言带入教友的生活。

伊斯兰教的译本

伊斯兰教的比较特殊,其在香港出版的《天经》并没有被广泛的伊斯兰教承认。

天经

天经
《天经》包括了穆斯林所尊崇的三部经典《讨拉特》、《宰逋尔》和《引支勒》。这些经典在穆斯林文化中具有特殊地位,被视为真主降示给先知穆萨、达伍德和尔撒的经文。《讨拉特》被认为对应犹太教的《摩西五经》或《旧约圣经》,《宰逋尔》则与基督教的《大卫诗篇》相对应,而《引支勒》则被视为基督教的《福音书》或《新约圣经》。

然而,一些穆斯林对这些经典的真实性产生质疑,主张《天经》已被篡改。这一观点可能源于对《古兰经》的曲解,导致很多穆斯林选择忽视《天经》,而将《古兰经》视为唯一真实且不受篡改的经典。这种态度反映了对宗教文本的多样解读,同时也表明在穆斯林社群中存在对经典权威性的不同看法。

无法以宗教划分的译本

冯象译本(非教徒)

冯象译本
一部由冯象独立完成的中文圣经译本。冯象自称非基督教信徒,将翻译视为纯粹的兴趣而非传教手段。他以学术和文学角度对圣经进行翻译,力求保留原文的朴素、圣洁、雄健和热烈特色,以丰富中文思想表达。采用了Kittel-Kahle传统本和Nestle-Aland汇校本作为底本,同时参考了希腊七十士本、拉丁通行本、德语路德本、英语钦定本等多种译本。冯象注重译文的文笔,保持音感语调,有时采用文言白话混杂的方式。专有名词进行新译,同时保留了一些原文词汇,如“耶和华”。

冯象的译本分为《摩西五经》、《智慧书》和《新约》三册,分别于2006年、2008年和2010年首次出版。香港联合圣经公会的翻译顾问黄锡木对冯象的翻译给予了一定的推荐,但也有学者指出其释义插注多处抄袭其他版本,引发争议。

其他的装帧请参考《不同装帧的中文圣经》。不同的英文译本请参考文章《英文圣经常见的译本》。